ca88手机版登录

        • <form id='1weib'></form>
            <bdo id='1weib'><sup id='1weib'><div id='1weib'><bdo id='1weib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      • 健康报:缅怀 | 夏穗生:我的一切,都属于中国器官移植事业v

                  资料来源:本站发布者:宣传部时间:2019/04/23浏览量: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4月16日,ca888医院夏穗生教授辞世,享年95岁。家属遵从夏老遗愿,帮夏老完成了角膜捐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夏穗生教授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开创者。他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器官移植研究所;实施了亚洲第一例腹部多器官移植手术;培养了中国器官移植第一批研究生……夏穗生教授去世后,记者采访了夏教授的女儿夏丽天、亲密战友刘敦贵教授和学生陈知水教授,在大家的回忆和讲述中,夏老生前的点滴历历在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突破技术难关,只能靠自己”

                  1965年,武汉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(现ca888医院)成立腹部外科研究所(现器官移植研究所)。到如今,已成功开展肾移植6500例,肝移植1809例……在中国,每年有上万人因为各种疾病接受器官移植,这一切,都离不开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开创者夏穗生教授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55年,国际上首先实施狗的同种异位肝脏移植实验。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,这一新闻并未广泛传播。1958年9月10日,对国外进展并不知情的年轻肝外科医生夏穗生突发奇想,开始在狗身上实施肝移植实验。他将一只狗的肝脏移植到另一只狗的右下腹,术后,这只狗存活了10个小时。这是国内对于肝脏移植的一次实验性探索,与国际医学发展不谋而合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63年,美国施行了世界首例人体原位肝脏移植手术,存活时间为7天。消息传出,世界外科学界为之振奋,步入不惑之年的夏穗生立即系统查询英文和德文的相关资料。然而翻阅所有相关论文、报道,手术方对核心技术只字未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心里凉了半截的夏穗生隐隐感到“突破技术难关,只能靠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翻阅资料、建立实验室,因缺乏人力、财力的支撑,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,这项工作一直在胶着中进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72年,同济医院腹部外科研究所工作恢复,夏穗生任副主任。已经年近半百的他,读懂了此举的深层意蕴——中国器官移植事业亟待启幕。从在重症肝病病人的眼神里,夏穗生也强烈感受到紧迫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从绝望的大山上,砍下一块希望的石头。”马丁·路德·金的这句话,是夏穗生在心中翻腾无数遍的名言。“既然没有国外的经验可以借鉴,我们就自己摸索着做。”研究所成立的第一天,夏穗生下定决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历经4年多,

                  肝移植手术谜团一一被揭开

                  年9月5日,夏穗生重新开始在狗身上实施肝移植实验,惊心动魄的一幕幕在看似平淡无奇的实验室持续上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个直径约70厘米的小型消毒锅,是实验室里最“先进”的“家当”。这个靠一盏煤油汽灯点火、不停往打气口打气才能升温的设备,仅术前消毒就需要耗费一天的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手术原理看似简单,供肝组取肝,受体组切肝并实施肝移植,但血管吻合顺序与要点,术中、术后生化,水电解质改变规律与治疗,凝血机制紊乱的机制与预防,术后免疫机制与免疫抑制剂的研究……一系列的问题都是未知,只有通过实验求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棘手的难题就是出血。夏穗生把实验狗的肝脏切下来后,创面血流如注。没有止血纱布,也没有止血凝胶,只能仔细用细丝线一个一个点去结扎。丝线容易断,就反复打结。每次手术,仅打结就有400来个,逐一将出血点止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经过反复实验研究,夏穗生发现出血原因有两个,一是供肝失活或功能极度不良;二是受体肝被切除后,无肝期凝血机制紊乱。为此,他们与医学院组织胚胎教研组和病理教研组合作发现,在常温下肝耐受缺血时间极短,仅20~30分钟就会发生不可逆的损害而失活。但如果将缺血的肝迅速以4℃的保存液灌洗降温,就可以延长存活时间,一般可达到4小时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问题发现了,可是经费有限,购买保存液又成了问题。“自己做!”这难不倒夏穗生。于是大家参照国外的保存液的成分,自制溶液,成功延长了缺血肝的存活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受体肝的切除与移植是手术成功的关键,这也是肝移植的核心技术,国外文献有所保留,肝移植小组花了两年的时间来探讨这一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历经4年多,夏穗生所带领的肝移植小组开展了130次狗的原位肝移植手术,分解手术98次,终于将谜团一一揭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们发现先缝合靠近心脏的肝脏下腔静脉,再缝合门静脉,可以尽快恢复血液循环;在开放门静脉之前,先控制肝脏靠近心脏的血管,然后让部分保存液从下腔静脉流出,可以让受体狗免受高钾的刺激,避免心脏猝死;手术后狗肝功能还未恢复,不尽快回到体温正常,容易产生并发症,18℃~25℃时,有利于狗快速清醒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解决受体狗手术后免疫机制的问题?移植小组与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合作,用猴子进行植皮实验,最终发现从马身上所提取的抗淋巴细胞球蛋白(ALG)可以更好地控制排斥反应。从感染关、出血关、排斥关,经过多番改进,终于确定手术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勇攀高峰,中国人体器官移植事业

                  从无到有

                  从实验室到人体,器官移植手术并非一蹴而就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77年12月,夏穗生为一位肝癌晚期患者施行了肝移植手术。不久后,夏穗生为一位男性患者开展了肝移植手术,手术后能看报纸,与家人、医生聊天,最后死于癌症复发。患者存活264天,创下了当时肝移植存活时间最长的纪录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器官移植事业,从此起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78年,夏穗生在《中华外科杂志》发表《130例狗原位肝移植动物实验和临床应用》,并在第九届全国外科学术大会上报告,整个外科学界为之惊叹,并由此掀起了我国第一次器官移植的浪潮。这一成果被评为全国卫生成果甲级奖,受到首届全国科学大会的表彰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82年他主持的国内首例胰腺移植获得成功;1983年他在国内实施首例尸体供脾移植成功;1989年首例亲属活体脾移植成功;1987年与德国协作进行《同种带血管复合组织瓣移植修复颜面部缺损》实验成功,开启国际器官移植合作先例;1994年亚洲首例腹部多器官移植成功,2006年改良术式,该项技术至今仍保持着存活时间最长的亚洲纪录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至今,同济医院近2000例肝移植和全国几万例原位肝移植,都离不开夏穗生教授开创的狗的肝移植的技术方法。


                  身边人眼中的夏穗生教授

                  “4月17日是爸爸95岁的生日,我是回来给爸爸祝寿的。”夏穗生的女儿夏丽天在深圳工作,是一位影像学专家。没想到,这次回来,是和父亲的最后一次见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病人出院了才算松一口气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器官移植的未来在年轻人。”这是夏丽天听爸爸念叨最多的一句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夏老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‘你们大胆做,成绩是你们的,失败是我的,责任我来担。’”,今年75岁的刘敦贵教授30岁开始跟着夏老做狗移植试验,是夏老的亲密战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在大家眼里,夏老给他们留下的另一宝贵财富是“病人出院了,你们才算是称职的医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夏丽天回忆,经常是很晚了,做完手术的爸爸还没回家吃饭,家人等了又等。“后来我们才知道,爸爸要等手术病人清醒、情况稳定后,向值班医生反复交代了注意事项及可能出现的问题和预案,才会回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因为有的病人虽然手术是成功的,但却死于术后并发症。”夏老的学生陈知水解释,术后恢复管理绝不能马虎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病人出院了,才算松一口气。”夏老的身体力行,让学生们耳濡目染。陈知水强调:“手术台上的成功不是真正的成功,病人能出院才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生煤炉精确到火柴根数

                  严谨,是夏丽天眼中父亲的另一特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夏丽天跟着父亲学过生煤炉,“竟然要精确到火柴根数!”1根火柴、4根木头、报纸裁成4份,先放两张、再放两张……“爸爸没骗我们,按照他的方法,真的能一次成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对生活的严谨,是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投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做科研,外文水平一定要过硬,否则看不懂外国文献吸取不了精华。刘敦贵大学学的是俄语,夏老为了提高他的英文水平,经常让他摘译肝移植文章。“每次我翻译完,夏老都会认真检查。”刘敦贵说,夏老会对着原文逐字逐句检查,及时指出翻译得不准确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很多杂志编辑部专家深有同感:凡是夏老审的文章,放一百二十个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超强记忆力和擅长总结有关

                  夏丽天说父亲的记忆力令她自愧不如,在电脑刚刚问世时,她曾和父亲开玩笑:“您要学电脑了!”夏老不屑一顾,说知识全在他脑子里!

                  夏丽天将信将疑,随便说了几篇文章“考”父亲。“无论哪篇文章,我刚一说,他就马上说出发在哪份期刊的第几期、第几页,分毫不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刘敦贵说,夏老的超强记忆力和他擅长总结有关。这也是夏老对学生们的要求:作为一名外科医生,无论是手术还是参加学术盛会,一定要善于总结经验。还要与国外案例不断对比,尝试改进手术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完成父亲的遗愿,全家人都放心了

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,夏老就签署器官捐赠志愿书,夏丽天说父亲并未和家人商量过,“我是从电视上知道的。问他时,他轻描淡写一句‘对,我签了。’”

                  虽然觉得意外,但她马上就理解了父亲:“他觉得自己是‘移植人’,自己的一切包括器官就应该属于移植事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4月16日下午,在父亲辞世后,夏丽天第一时间联系到医院希望能为父亲圆梦。得知眼角膜可以捐献,夏丽天安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晚,她告诉母亲。“母亲很欣慰,能完成他的遗愿,是对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正如他所说,“要别人捐献遗体器官,自己不做出榜样,只讲空话,不做实事,不行。”器官移植技术推动社会观念进步,而夏穗生是前沿观念的行动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生命如花,最美鲸落。夏穗生作出最有意义的生命告别。